位于黑山路181号同济中学内的旧上海市藏书楼

  几年前,当上海藏书楼馆长吴建中第一次走进旷废许久的黑山路旧上海市藏书楼时,看到的是长辈对藏书楼这一圣地的一片情谊――昔日被寄予了无限民族情绪的歇山重檐顶、黄色琉璃瓦、红色立柱的空间内,还保存着上个世纪30年代流行的密集型错层钢铁书架居中、周围配置各种型阅览室的布局。它映射了上海近代藏书楼的辉煌,也记录了一代藏书楼人曾经试图自强而时运不济的努力。

  往常,已近八旬的旧上海市藏书楼将被修葺一新,预计将于今年年底竣工并成为新杨浦区藏书楼。这也意味着,在这里产生
过的有关书籍和学问的故事,将藉由新的空间重新出发。

  公立藏书楼在上海

  虽然江浙地域的文人一直有藏书习气,但现代意思上的公立藏书楼在上海开埠后方才涌现。和许多新兴事物一样,“藏书楼”这个概念是外国传教士和外侨带到上海的。

  资料显现: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耶稣会传教士梅德尔在徐家汇开办天主教堂藏书室,专供传教士阅览,这也被看作是上海最早的宗教藏书楼。两年后,上海第一家公共藏书楼上海书会(ShanghaiBook Club)在英租界开办,咸丰元年(1851年)改称上海藏书楼(ShanghaiLibrary)。同治十年(1871年)亚洲文会北中国支会藏书楼开办。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徐家汇藏书楼建成。

  到光绪二十七年,上海涌现第一所为国内读者利用的藏书楼――格致书院藏书楼,开办人为英国人傅雅兰和中国科学家徐寿。光绪三十年,上海道、江苏提学使等批准在上海县西城学区准备设立上海藏书楼(又称江苏五属藏书楼),因时局变动未果。同年,第一家大学藏书楼圣约翰大学罗氏藏书楼创立。光绪三十二年,国学保存会藏书楼成立,按时凋谢,公然阅览,成为上海第一家由中国人经营的藏书楼。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后,上海通信藏书楼、申报流通藏书楼等兴起,这些由民间树立的通俗藏书楼催生了当局兴办的公共藏书楼。1931年,上海第一家市立藏书楼在南市文庙树立,1935年在江湾树立了一座近代化的上海市藏书楼。1936年,全市有藏书楼300余家,此中学校藏书楼158家。抗战期间,公共藏书楼业遭到重创。1945年9月,上海教育局在工部局藏书楼原址树立上海市立藏书楼。1947年,全市藏书楼规复至75家,此中学校藏书楼46家。

  1949年6月,上海市群众当局接收上海市藏书楼,改为上海市群众藏书楼。1950年2月,全市已经有公私立藏书楼117家,此中学校藏书楼107家(高校藏书楼48家,中小学藏书楼59家)。1952年上海藏书楼树立,1958年与上海市历史文献藏书楼、上海市报刊藏书楼和上海市科技藏书楼统一机构为上海藏书楼。经由以后
的片面规复和领域扩大,到1990年,全市藏书楼藏书11000万余册,藏书100万册以上的藏书楼有9所。1995年,上海藏书楼与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合并。

  黑山路181号,梦未圆

  在这许多昔日的藏书楼中,有一座藏书楼堪称命运多舛。

  1927年7月,上海出格市当局为了与租界相抗衡,曾野心勃勃地制订了“大上海企图”,选址今五角场地域的翔殷路以北、闸殷路以南、淞沪路以东、黄浦江以西的土地约7000亩作为市中心区。这一近代上海第一个大型的城市规划甫一出台,就遭遇经济危机和战火冲击。尽管时运不济,但当时的市当局仍是在1934年发行了350万元的市政公债,筹集全市之力,投入“大上海”的建设。此中,1934年8月,由著名留美建造师董大酉及其助理王华彬设计的市藏书楼开始施工,匆促中未完成所有工程,即于翌年9月试行凋谢。这就是今天位于黑山路181号同济中学内的旧上海市藏书楼。

  与同时代建造的其余“大上海”建造一样,旧上海市藏书楼被寄予浓浓民族情结――外表仿造北京城钟楼,采用了现代建造与中国建造之混合式样,最显著的是洋溢中国元素的歇山重檐顶和黄色琉璃瓦。室内以藻井彩画装饰,楼道以水磨石铺地,完全是当时中国人心中“学问圣殿”应有的样子。最后的设计资料显现,藏书楼一层地方为出口大厅,序次是报纸阅览室、书库,左翼为办公室,右翼为儿童图书室、演讲厅。二层为阅览室、借书室和目录室。左右翼为研究室和出格阅览室。二层地方前部上有夹层,为储藏室,由此可通过露天阶梯登门楼。

  然而,这个藏书楼时运不济,由于设立在较为偏远的江湾,读者甚少,未满一年又因抗日战争爆发中止凋谢。抗战胜利后,当时的国民当局无力重启“大上海企图”,旧上海市藏书楼内藏书即与福州路前工部局藏书楼、南市文庙前上海市立藏书楼合并组成又一个“上海市立藏书楼”。

  作为建造的旧上海市藏书楼,与同时代降生的“大上海企图”中的旧上海博物馆相邻不远,曾被并称民国时期的“双子星”建造。在以后
的年代里,旧上海博物馆被用作长海病院影像楼,旧上海藏书楼则被闲置多年。

  直到2012年,杨浦区决定对旧上海市藏书楼实行修缮,身为上海藏书楼馆长的吴建中第一次走进旷废许久的黑山路藏书楼时,感受到的是当年藏书楼人对学问和书籍的赤诚。触目所及,中式庙宇般的格局内,是长辈按照早年西方流行的藏书楼建造风格设计的密集型钢铁书架居中、周围配置有各种型阅览室的布局。虽然身处乱世,未发挥其设计应有的作用,但人们对书籍和阅读的挚爱,照旧存留在这个空间里。

  第三代藏书楼呼之欲出

  开埠以后,上海就与世界发展同步,藏书楼也不破例。如果说,以黑山路旧上海市藏书楼为代表的近代藏书楼能够称为第一代藏书楼的话,1996年凋谢的高度自动化的上海藏书楼则能够称为第二代藏书楼。那末
,即将建设的上海藏书楼东馆可否领先一步、创立自己的第三代藏书楼呢?

  从大学毕业后就投身藏书楼事业的吴建中见证了藏书楼使用途径的变化。

  在他看来,比拟第一代藏书楼,第二代藏书楼以凋谢为特征。有的藏书楼为了最大限度的凋谢,甚至让读者间接入库借阅。一些公共藏书楼实行片面开架,闭架书库的比例缩小到5%以下。

  不过,第一代和第二代藏书楼都是围绕“书”展开的,虽然讲座、展现
、参考等服务丰盛了藏书楼活动的内容,但总体上这些都没有基本改变藏书楼以书为主体的性质,藏书楼的功能布局和工作流程依然是跟着书走的,无论是部门配置仍是文献服务都是以书为本位的。

  然而,进入信息时代后,实体藏书楼的作用受到了挑战。因此,也需求提出超越书、超越传统藏书楼的第三代藏书楼发展理念――将来的藏书楼不仅是搜索和寻找信息的地方,而且是同享信息的场合。将来的藏书楼将更加重视
人的需求、可接近性、凋谢性、生态环境和资源融合,致力于促进学问流通、翻新交换
环境、重视
多元素养和激发社群活力。

  以此概念为指导,曾经蛰伏许久的旧上海市藏书楼在新生为杨浦区藏书楼新馆后,也会更重视
可亲近性和交换
性。相关报导显现,将来,这座建造的地下一层、地上二层、局部三层,预计建成后总藏书量65万册、数字资源100TB、报纸杂志1200种,供读者阅览的座位有650个,其余供读者深造、休闲座位共计1600余座。

  吴建中说:藏书楼具有永远的意思,但永远并不意味着运动。建造师留下的是一幅意味永远的画,而藏书楼人要做的,是让这幅画饱含性命和意思。